當前位置:主頁>資訊>綜合評論>
 
全部
 
劉曦林:對中國畫走向現代的再思考
2016-01-27
編輯 : 雅維
作者 : 中國書畫報
瀏覽次數 : 
還有,就是中國畫的這個重要的定語。鑒于民族藝術走向現代的特殊性和保持中國畫之所以稱之為中國畫的民族特色的必要,中國畫的現代形態還仍需保持自身的審美品格和自己微妙的...

 還有,就是“中國畫的”這個重要的定語。鑒于民族藝術走向現代的特殊性和保持中國畫之所以稱之為中國畫的民族特色的必要,中國畫的現代形態還仍需保持自身的審美品格和自己微妙的界域。這個界域既涉及工具媒材,也包括中國畫的美學。為此,我們不僅需要堅定中國畫的立場,還要進一步研究、把握民族藝術的規律。20世紀上半葉的中西美術比較已開研究之先河,中國共產黨人也曾反對民族虛無主義。毛澤東曾經清醒地指出:“說中國民族的東西沒有規律,這是否定中國的東西,是不對的。中國的語言、音樂、繪畫,都有它自己的規律。過去說中國畫不好的,無非是沒有把自己的東西研究透,以為必須用西洋的畫法。當然也可以先學外國的東西再來搞中國的東西,但是中國的東西有它自己的規律。”因此,我們還應繼續深入研究中國畫的規律及其基本元素,而不是把它們視為“形而下”的工具材料的沿襲,或者僅僅止步于局部符號的挪用。中國畫畫家應正視中國畫以“五色”為基礎的色彩美學,并以中國獨特的筆墨作為自己的主體語匯。筆墨之道甚艱深,因此我們須下苦功。繞道走,甚至反筆墨、反技術是淺薄的;揚傳統筆墨之精華,表現現代性之內美,先有法而后無法,方為正途。現代中國畫將以更寬廣的視野認識傳統。工筆重彩、文人水墨、民間繪畫都將成為中國畫走向現代的傳統資源。它仍將保留自身的綜合性特色。除詩、書、畫、印的傳統組合方式之外,新學科、新知識結構的內在聯系和形式組合也可能拓展出新的思路。我們不僅應該找到中國畫自身走向現代的民族形式并由此樹立自己的信念,也應該從中國文化修養的深層去強化藝術作品的內美、氣韻和余味。宋代鄧椿言:“畫者,文之極也。”現代畫家潘天壽言:“畫乃文中之文。”“文”之重要性、“文”之內涵和“文”之修行似乎應該引起我們更進一步的重視。

  最后,從精神層面上看,現代形態的藝術之魂,無疑應該是中國的,也是現代的。如果說思想、精神是社會存在的產物,那么現代形態的中國畫無疑應該順理成章地體現出現代中國的時代脈搏與核心價值,而不是西方現代派產生的時代或者中國封建時代的精神折射。藝術家受惠于這個時代,也參與著這個時代的精神建設。頌揚真、善、美是參與,直面人生、為民吶喊也是參與。因為有過虛假的粉飾而排斥真誠的正面表現,因為有過不允許暴露的專制而主張一切都在于反叛,因為有過“革命”、“改造”、參融西法之過激與虛無而否定開放的必要,因為忽視過寫意精神而再回過頭去打倒寫實,因為有過對文人畫品位的詆毀而讓一代青年都變成隱士……或者與此相反的行為,都是以一個傾向掩蓋另一個傾向,從而把“兩面炊餅都烙糊”的教訓。特別是以反叛為精神指向的表現主義,它反叛的主要應該是與民主、改革、開放不相容的腐朽和污穢的事物,并給人們展現出價值標準、道德底線和理想的光焰,而不應該是反叛改革開放這個大時代自身。自我心境的表述和平衡無疑已經取得了自由。它們調侃地、戲謔地表現在各類藝術中,仿佛是一種時髦。但高尚的藝術畢竟還應該像魯迅先生所說的——成為引導國民精神的燈火。商品經濟下的實利主義、信仰危機和“灰色人生”的蔓延成為一時的社會現象,并不可避免地影響著藝術家的心態。時代精神能否通過藝術表現出來,或怎樣通過藝術去表現,社會效果的檢驗會給出答案。而它是否有助于社會的精神文明,也賴于藝術家走出多元狀態下的迷惘,實現自我思想境界的升華。如果我們把畫畫看作是自身的生活方式、生命表現及靈魂的物化過程,那么我們的靈魂是否高尚、雅潔,我們怎樣在藝術生活中塑造自己的人生,往往將成為最重要的課題。從精神、魂魄的角度看,一切都在變化之中。人與自然的關系、天人合一的意識及儒學、老莊和禪學在現代社會里的機遇,也不是歷史簡單的意義和符號的重復。我們總應該把握到這些傳統精神的現代表現和現代品格。精神、魂魄、思維的現代不一定是先行的主題,它可能在無為而無不為的狀態下自然地得到流露,但它卻是中國畫現代形態的精神支柱。

關鍵詞 : 
劉曦林  中國畫走向現代的再思考
分享到 : 
發表評論
請自覺遵守互聯網相關的政策法規,嚴禁發布色情、暴力、反動的言論。
評價:
Copyright © 2012-2014 YueYaa.com 月雅書畫中國 版權所有
极速飞艇是哪里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