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主頁>資訊>綜合評論>
 
全部
 
盧禹舜:回歸藝術為人生 —由李可染先生的藝術創作談起
2014-05-17
編輯 : 雅瀾
作者 : 盧禹舜
瀏覽次數 : 
藝術為人生本來是20世紀20年代中國文學研究會提出來的一個原則,指藝術要表現人生。茅盾說:文學的目的是綜合地表現人生,不論是用寫實的方法,還是用象征比譬的方法,其目的總...

 

      “藝術為人生”本來是20世紀20年代中國文學研究會提出來的一個原則,指藝術要表現人生。茅盾說:“文學的目的是綜合地表現人生,不論是用寫實的方法,還是用象征比譬的方法,其目的總是表現人生,擴大人類的喜悅和同情,有時代的特色做他的背景。”他還說:“我承認凡是忠實于表現人生的作品,總是有價值的,是需要的。”那么,要表現什么樣的人生呢?他進一步指出:“人們怎樣生活,社會怎樣情形,文學就把那種種反映出來,”“文學家所欲表現的人生,決不是一人一家的人生,乃是一社會一民族的人生。”這個原則不僅在文學領域而且在藝術領域,包括中國畫領域都產生了非常深遠的影響,時至今天,仍具有著十分現實的當代意義。我們不妨從終生踐行“為人生的藝術”的國畫大師—李可染先生的藝術創作談起。
 
        在中國現代繪畫史上,尤其在水墨山水領域,李可染先生可以說具有著承前啟后的里程碑意義。他在優秀的民族傳統的基礎上,汲取了自然和現實生活的新鮮營養,將西畫經驗合理地“拿來”,為我所用,創造了具有時代特色和鮮明個性的藝術風格,開啟了一個時代的新畫風。他將自己一生的藝術實踐,自覺地與民族、時代相連,在時代的潮流中立足于生活,認識與把握社會主體的審美意念,挖掘與體驗社會思想文化的內在光華。他的藝術理念與實踐在當代仍有著巨大的理論與現實意義。我們很有必要在中國山水畫領域再次呼吁回歸“為人生的藝術”。 
 
 
       大自然是博大宏觀的世界,包含著極豐富的內容,山川、河流、樹木、村舍;有春、夏、秋、冬的四時變化;有陰、晴、雨、露的不同區別,它是一本浩瀚而豐富的生活辭書,要求每一個藝術家花大力氣去研讀、掌握。
 
       山水畫,畫的是中國人對于自然山川的感覺和領悟,體現的是中國人對于大自然、藝術的獨特感受和審美理念,表現的是中國人對于宇宙萬物、人同自然的關系的感悟,或者說是對“道”的領悟。正是“天人合一”、“大為美”、“樸”、“自然”等哲學理念,使得中國畫牢牢地根植在中華大地這片無垠的沃土之中。
 
       千余年來,中國山水畫藝術之所以經久不衰,很重要的一個原因是在師法古人的同時,堅持了師法造化的原則。師法古人也即學習傳統,一般是通過觀摩和臨摹來學習。而師造化,則包含兩方面的含義:一是用心看和體會;二是在用心看和體悟的同時,加以描繪,或者在體悟的基礎上去描繪,也就是“寫生”。在《大學》中,開篇就提到了“日日新,又日新”。創新、發展是中國哲學的重要范疇。中國畫表面上似乎重“法古”,骨子里卻是重創新的。如果山水畫家的成長,只從前人的畫中去學,而不直接到大自然中去學,是走不通的。正如李可染先生總結的:“藝術是從生活里來的,藝術工作者不能深入生活,他就不可能創造出真正的藝術。”其實關于師造化的重要性,歷來畫論多有闡述,比如北宋郭熙、郭思在《林泉高致•山水訓》中提倡看“真山水”;范寬在《宣和畫譜》第十一卷中也說:“前人之法未嘗不近取諸物,吾與其師與人者,未嘗師諸物也”;明代董其昌在《畫旨》中亦說:“朝氣看云氣變化,可收入筆端……山行時見奇樹,須四面取之,有左看不入畫右看入畫者,前后亦爾,看得熟,自然傳神”;清代石濤在《黃山題軸》上的題字“黃山是我師,我是黃山友”以及他《畫語錄》中的名言“搜盡奇峰打草稿”都強調了師造化的重要作用。
 
        20世紀50年代,由于出現了“民族虛無主義”的思潮,中國畫面臨將由版畫取代的命運。李可染先生毅然接過了前輩的接力棒,矢志于中國畫的振興。他在熟練掌握了傳統文人畫的創作技巧并欽佩于前人藝術成果的豐富與偉大的同時,深刻地認識到中國文人畫之所以逐漸走向衰落,除了社會發展的客觀原因外,也有它自身疏離現實的主觀原因。是“畫家終生伏案摹古,‘畫于南窗之下’,從來不肯走出畫室”,遠離時代、遠離大自然,因此中國畫成了近于“形式主義”的軀殼,生命將止。再有由于長期受“逸筆草草,不求形似”的影響,已成痼疾,在形象的表現上無能為力,真正意義上的造型能力薄弱。因此,他認為要使中國畫走出峽谷就必須做到:一、重揚唐張璪提出的“外師造化”的理論;二、“欲師造化,必重寫生”,寫生是“繪畫最關鍵的基本功中最關鍵的一環”;三、要提高造型能力,必須引進西方科學的寫實手法。他主張新時代的藝術必須在傳統的基礎上發展,體現時代精神,用自己的心手與大自然交流,創造出全新的筆墨語言,創造出無愧于這個時代的中國畫。他在《談中國畫的改造》一文中指出:“中國畫在很早以前,已經有了表現自然重于表現社會這樣的一個弱點”,他說:“我認為改造中國畫首要一條,就是必須挖掘已經堵塞了六七百年的創作源泉。什么是創作源泉,這在古代可以說是‘造化’,我們現在應當更進一步地說是‘生活’,然后再根據時代的要求找出中國畫的出路。”在他后半生的藝術探索和實踐中,他不斷修正、補充和完善這一思想內涵,從而在藝術與生活、時代與傳統、民族文化與外來文化、作品的思想內容與藝術的基本功、意境創造等諸多問題上形成了一個較為完整的體系。 
 
 
        李可染先生在《我的話》中寫道:“認識到傳統必須受生活檢驗決定其優劣取舍;而新的創造是作者在大自然中發現了前人沒有發現的新的規律,通過思維、實踐發展而產生的藝術境界和表現形式。”20世紀以來,中國畫界的仁人志士應對社會和人民大眾新的審美需求,在人物、山水、花鳥等領域進行了革新的嘗試。雖然各個歷史階段提出的口號不盡相同,但基本內容是一致的,那就是“面向現實、面向人生”,力圖賦予藝術作品以現實品格。在山水畫領域提倡畫家要走出戶外到大自然中去寫真山水,以擺脫依賴前人不思變革的保守傾向。
 
        可染先生的藝術理論和觀念與20世紀兩次巨大的社會變革的影響是分不開的。一次是“五四”新文化運動,一次是新中國的成立。這兩次社會變革決定了他一生的藝術道路。上個世紀20年代,受“五四”新文化運動的影響,他接受了現實主義的藝術思想,形成了“為民眾的藝術”和“時代的藝術”的堅定信念。之后他在家鄉從事民眾藝術教育和抗戰時期的抗戰宣傳活動,以及后來他對中國畫的變革、開中國畫的新風,都體現了這一理念。
 
       1942年,毛澤東在《在延安文藝座談會上的講話》中提出了社會主義文藝的總綱領。指出了“文藝為工農兵服務,為廣大的人民群眾服務”的宗旨。在新的文化環境下,李可染又以其獨到的慧眼,從對傳統的追溯和前半生藝術實踐的反思中,重新認識了時代精神的準則,開始探索和開拓一條陌生而又艱苦的藝術道路—以現代人的理性觀念創造新時代的中國畫藝術。
 
        20世紀50年代,黨和政府的文藝政策積極鼓勵文學藝術家深入基層,到工農兵群眾中去體驗生活、搜集素材。正是在這種情況下,1954年李可染、張仃、羅銘三人開始了歷時三個月的外出沿途旅行寫生。回來后舉辦了三人水墨寫生畫展,引起了全國畫家的廣泛關注,稍后,中國畫界掀起了寫生高潮,涌現了一批優秀的有現實感的作品。在這個過程中,李可染功不可沒。
 
        首先,在對“山水”的理解上,他認為“山水”有兩層內涵:一是“江山”也就是國家或國土。畫山水畫也就是為江山樹碑立傳,這是山水畫的愛國主義之所在;二是自然。人類是由大自然產生的,最后還要回到大自然中去,所以熱愛自然是人類的本性。人類時刻懷念、追求、希望回歸到自然中去。
 
       他說,我們現在的城市生活,工業越發達,人的生活離大自然越遠。我們很多人生活在“三盒”之中:在家里生活的房間是一個方形盒子;上班的路上乘公共汽車又是一個方形盒子;工作在辦公室里又是一個方形盒子。生活的周圍環境四面都是大樓,樓蓋得越來越高,看天都要仰視,看到的天都很小……由于人與大自然的距離越來越遠,所以在心理上也就越發要求接近大自然。人在與大自然的接觸中不斷發現大自然,同時也發現了自己,在發現自己的同時,更進一步去發現大自然。江山可以養浩然之氣,浩然之氣可以生發培養人的正氣,使人真誠。浩然之氣同時可以孕育美好的氣質,產生高尚的情操。
 
        接近自然可以開闊胸懷、豐富閱歷,而胸懷與閱歷又直接關系到創作的意境和格調。而欣賞山水畫和花鳥畫以及綠化環境,可以滿足人類回到大自然中去的愿望,使人們在工作之后能夠很好地休息和恢復疲勞,調劑精神生活,培養愛美的習尚和情操,陶冶性情。
 
        一切藝術創作都是一定的社會生活在作者頭腦中反映的產物,藝術是生活的反映,“生活是藝術家取之不盡用之不竭的唯一的源泉”。李可染再次強調了“外師造化,中得心源”是中國山水畫發展的一條必由之路。山水畫既強調師法自然山川這個客觀世界,又強調畫家思想感情的主觀世界,要求主觀和客觀的完美統一,這是山水畫創作的基本要求,也是其最高境界。寫生作為對造化的再認識,使傳統和生活貫通。寫生使作者深入了生活、陶冶了性情、開闊了胸襟、擴大了生活積累,這也是山水畫創作搜集素材的重要手段。 
 
 
        在一次座談會上,李可染先生指出:創新,在文化方面有兩個內涵,一個是繼承,一個是發展。它必須有一定的條件,其一是對傳統中最優秀的東西要吸收。人類幾千年的文化是人類世世代代研究、在創造結果的呈現,是“接力賽”。其二,對腐朽的、不符合今天要求的要揚棄,這也需要膽量,要創造符合時代精神的東西。可貴者膽,所要者魂。其三,要符合今天歷史發展的規律、客觀時代的需要,不以任何人的主觀需要為標準。
 
       針對六百年來山水畫領域古意壓倒生氣,傳統大于生活的態勢,李可染把讀好大自然(包括社會)這部書選作了革新山水畫的突破口。他使20世紀山水畫家的注意力從圖式的翻新轉向對山水畫創作源泉—自然的體驗,轉向與真山真水的心靈融合。
 
       歷史在發展,時代在前進,山水畫發展到今天,要發展就要有新的創造,就必需師造化,到大自然的真山水中吸取寶貴的養分,擷取自然的精粹。把崇尚大自然精神作為一條主線,貫穿始終,使創作主體在新的認識層面上達到宇宙與人生的契合,創造出新的筆墨、技法、圖式,以全新的體驗使藝術作品成為血肉之軀。這是在山水畫寫生和創作中所提出的最高要求。作為山水畫的寫生,正是實踐師法造化的必然手段,它使人的靈魂與自然的靈性進行深層次的對話、交流與溝通,在一種相互尋譯的啟示中對人的性情、人格、品位進行再造和重構,體現了人類生命與宇宙精神的完美融合。
 
        石濤先生有句名言“筆墨當隨時代”。繪畫理當隨時代的精神而嬗變。但何為時代?或許追隨新潮,可謂之;描摹和表現這一時代之物象,可謂之;將畫家自己對這一特定時代的感受表現出來,可謂之。其實每個人都是生活在一個特定的歷史階段,除非刻意要與世隔絕,不食人間煙火,否則總是要生活在所生活的那個時代,因而總會自覺或不自覺地、有意識或無意識地反映出那特定的時代面貌,作為畫家,以畫筆為喉舌,其筆下自然也無例外。若就畫作來具體分析,其時代性至少可從題材、構圖、色彩、美學品位乃至材質的各方面表現出來。而其內在的因素則與畫家本身參與生活的經驗和對生活理解的多少和深淺密切相關。
 
    所謂“時代精神”是與民族傳統聯系在一起的,沒有傳統文化的基礎,也就沒有時代精神可言。時代的審美理念,實際是民族傳統文化、道德觀念等因素的集合體在新的歷史條件下的延續和進化,表現為現實社會的主體文化精神。新中國成立以后的時代精神,體現在社會大多數有文化的民眾身上。李可染先生之所以能夠較準確地傳達社會的審美理念,在于他能夠正確面對生活,掌握傳統向現代轉化的契合點。他在吸收傳統文化的同時,注重對現實生活中積淀的民族精神的把握,以一個勞動者的平凡本質沉潛在生活之中,體會民族與民眾的思想感情,發現生活中美的元素。
 
    從1954年開始,他多次外出到各地長途寫生,完成了許多對景寫生和創作的水墨畫。在為祖國河山立傳的藝術實踐中,他創建了從對景寫生到對景創作的國畫創作的新方法,把西畫的素描、速寫吸納入中國以默寫、心記和心領神會為主的寫生系統中,使寫意的中國畫在保持民族特色的同時,更好地實踐了“外師造化,中得心源”的理念,增強了表現力。20世紀70年代到80年代,李可染先生又開始探索如何把帶有寫生特點的山水畫和包括筆墨在內的傳統表現程式更完美地融合在一起,使自己的創作更具有民族氣質和個性風格。用他的話說,就是要“走到生活的中心”。他從自己真實的感受和藝術實踐出發,遵循著“從生活中來,為生活服務”的宗旨,體現了寬闊宏大的民族思想感情。
 
    百年回眸,當年可染先生所思所做的這一切,仍未過時,其當代意義仍是深遠且巨大的。在全球化和消費主義泛濫的今天,在中國畫面臨新的發展和變革的轉折關頭,我們很有必要再次呼吁回歸“藝術為人生”。 
 
  
作者簡介: 
      盧禹舜,現任中國國家畫院常務副院長、院務委 員,中國藝術研究院博士生導師;中國美術家協會理事、中國畫藝委會副主任、中國畫學會副會長、黑龍江青年美術書法家協會主席,哈爾濱師范大學副校長,教育部高等學校藝術類專業教學指導委員會委員,中國高校藝術教育委員會委員;黑龍江省中華文化發展基金會會長;黑龍江藝術教育委員會副主任;《藝術交流》、《振龍美術》主編,黑龍江省書聯副主席,享有國務院政府特殊津貼。
 
相關閱讀
關鍵詞 : 
盧禹舜,藝術,李可染,創作
分享到 : 
發表評論
請自覺遵守互聯網相關的政策法規,嚴禁發布色情、暴力、反動的言論。
評價:
書畫論壇熱帖
國畫論壇熱帖
Copyright © 2012-2014 YueYaa.com 月雅書畫中國 版權所有
极速飞艇是哪里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