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主頁>資訊>藝術品鑒>
 
全部
 
揚州八怪的山水畫作賞析
2014-03-24
編輯 : 佚名
作者 : 揚州晚報
瀏覽次數 : 
雪景山水 黃慎 清 作 《竹堂筑蔭圖》 高鳳翰(清) 作 《溪山樓觀圖》華喦 清作 八怪山水亦佳妙 揚州八怪的山水畫作賞析 提及揚州八怪的作品,許多人的第一印象是花鳥畫的成就斐...

 

雪景山水 黃慎 清 作
 
《竹堂筑蔭圖》 高鳳翰(清) 作
 
《溪山樓觀圖》華喦 清作

“八怪”山水亦佳妙

   ——“揚州八怪”的山水畫作賞析

提及“揚州八怪”的作品,許多人的第一印象是花鳥畫的成就斐然,其實“八怪”的繪畫題材多樣,山水、人物、花鳥等幾乎是無所不包。據《中國古代書畫圖目》、林樹中主編的《海外藏中國歷代名畫》、陳傳席主編的《海外珍藏中國名畫》等著記載:在國內外博物館、美術館以及私人藏家的手中,3000余幅傳世的“揚州八怪”的作品中,山水畫作有數百幅之多。從傳世的山水畫的數量上來看,相對于花鳥畫和人物畫確實要少很多。這應與八怪為職業文人畫家有關,從當時揚州的民謠:“金臉銀花卉,要討飯畫山水”即可推知“八怪”山水畫數量不及花鳥、人物之因了。“八怪”中以山水畫著稱的有高翔、華喦、黃慎、高鳳翰、羅聘等人,汪士慎李鱓早年亦曾學畫山水。

秀雅蒼潤的高翔山水

“八怪”中以山水著稱的畫家首推高翔。高翔早年結識石濤,其繪畫受石濤影響很大。高翔的山水畫用筆洗練、構圖新穎,風格清秀簡靜。張庚的《國朝畫征錄》中云:“高翔……善山水,撫法漸江,又參以石濤之縱恣,亦善于折中者。”高翔的足跡遍及揚州及周邊的山山水水、名勝古跡、僧寺禪院,且每游必詩、每游必畫,他描繪自己的生活環境生動而精彩。如:《彈指閣圖》畫的是高翔自己的書齋,顯得靜雅清幽,在用筆上十分秀雅蒼潤,富于韻味。簡淡清曠的畫風超乎時流之上,堪稱精品力作。

擅作山水巨制的華喦

華喦是“八怪”中傳世山水畫最多的一位,約有200件。華喦是技術嫻熟的畫家,具有嚴謹的造型能力和高超的寫實功夫,以及靈活處理各種題材的構思技巧,且善作巨幅大畫,能工能寫,青綠、淺絳、墨筆、沒骨皆擅長。功力深厚,師法廣遠。初學惲壽平、石濤,上溯宋元明諸家之法。在繼承傳統畫法的基礎上,超脫前賢、自辟蹊徑。

華喦的《溪山樓觀圖》現藏于美國舊金山亞洲美術館。該作作于清乾隆三年(1783),是畫家56歲時的作品。作品可稱為鴻篇巨制,十二通景屏225cm×62.5cm×12cm總計16.95平方米,也是中國美術史上鮮有的、最為壯觀的通景屏之一。其圖式源于宋人全景山水,其境界源于對“桃花源”的憧憬和“可觀、可游、可臥、可居”的林泉生活的神往。從巨幅畫面來看:山回路轉、怪石嶙峋、危巖幽壑,點綴著俯仰欹正的蒼松翠柏,襯托著隱沒出入、高下錯落的亭臺樓閣,再以繚繞其間的流云飛泉營造氛圍,宛如人間仙境。細心品賞,每屏皆以其精美之筆而獨立成幅。宏觀全幅,則體勢綿延、氣脈貫通、境界壯美、法度森然,雖然是北派山石的輪廓,卻以披麻皴代勾斫法,獨具一格。

《竹溪六逸圖》表現的是唐代李白、孔巢父、韓準、裴政、張叔明、陶沔六等高士于山東泰安徂徠山聚會的故事。華喦將“金臉”與“討飯山水”相結合,形成一幅山水與人物合璧的山水畫。圖中山溪潺流,由遠而近,透過山澗云煙,流經茂林修竹,曲折蜿蜒注入叢林掩映的溪潭,六高士在竹林間舉行詩酒雅集、低吟淺唱。其中人物、山石和竹林均有精彩表現,是華喦的小青綠山水代表作之一。華喦發展了小青綠的技法,豐富了小青綠的色彩表現力,色彩華美,氣格清新,在清代山水畫中獨樹一格。

強調空間關系的黃慎山水

觀黃慎的山水畫,尤其強調空間關系的處理,有“三遠”法的畫面處理意識,重視空間內形與形之間的氣韻變化。其在宋元山水畫的基礎上,有更大的發揮與創造,將山水、人物、寺廟、亭臺樓閣、居宅石橋等有機地融入畫中。黃慎山水畫非常注重筆墨表現。多以勾或勾染為主,注重筆線的長短、濃淡、動勢之變化。多用禿筆、渴筆技法表現。在表現真山真水之時,在畫法上,他多采用單純墨色,畫法簡繁得當,以筆墨的粗細、濃淡、干濕等體現山水幽靜、博大的氣勢。如《山水冊》中黃慎以其狂草筆法畫山水,其筆墨張狂、運腕神速,令人聯想到他“酒酣捉筆,揮灑迅疾如風”的豪放之情;在《山水墨妙圖一》中,則以草書筆意寫江渚漁舟,疏林房舍。在疏簡的線條間,敷以淡色,寥寥數筆,信手拈來。整個畫面清雅之致;在《山水墨妙圖二》中,畫法別致,以細線草草勾勒出枯枝老樹,再以淡墨烘染天水,表現了寒江雪地的景色。

高鳳翰山水多寫親身所歷

高鳳翰的山水畫往往寫親身所歷,多師法宋元明清初諸家。他的《平岡松雪圖》、《山水記游圖》、《草堂藝菊圖》、《晴霞凈艷圖》等,大多是他根據游歷所見而作。畫法秀麗綿密、委婉曲折,所畫長松茂林、重巒疊嶂、漁村浦溆、岡阜原野,處處引人入勝,給人以身臨其境之感。

具強烈視覺效應的羅聘山水

羅聘山水畫即有寫景之作,也有根據詩意創作的,如《劍閣圖》、《姜白石詩意圖》等。《姜白石詩意圖·漢川野火》以野火入畫的畫題、立意、用色新穎奇特,堪稱前無古人。濃墨寫前景巨木,疾筆寫勁草。朱、墨二色,隨意潑染,烘托出烈焰蒸騰、火光搖曳之勢,右下角畫脫兔,如箭出弦,強化了畫面的對角線構圖的動感。構圖、設色和造境,無不具有現代藝術般的視覺效應。

汪士慎、李鱓、金農、鄭板橋的山水各有佳妙

早年學山水畫的汪士慎,“用筆傅色,似與石濤仿佛。”(龐元濟《虛齋名畫續錄》);李鱓擅長黃公望一派山水“明秀過于所師”;金農山水畫的是他自己的詩、詞景物,金農以拙筆老墨寫山水,或屈鐵折釵,或剛直郁蔥,亦具金石之氣。如《山水冊》;鄭板橋所作山水“亦非凡手所能”,如《甘谷菊泉圖》、《南山松壽圖》等。

關鍵詞 : 
揚州八怪  山水畫作
分享到 : 
發表評論
請自覺遵守互聯網相關的政策法規,嚴禁發布色情、暴力、反動的言論。
評價:
Copyright © 2012-2014 YueYaa.com 月雅書畫中國 版權所有
极速飞艇是哪里的